光明日报记者 杨珏 光明日报通讯员 王婕

  “快来看,这不是锡箔纸,是不锈钢!”在“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地方展区山西单元,玻璃展示柜内的一张薄如蝉翼的钢片吸引了众多目光。“只有0.015毫米!比纸还要薄,真的用手就能撕开?”声声惊叹中,参观者纷纷驻足,俯身打量着这一神奇的钢材。

【奋进新时代·展品背后的故事】“这不是锡箔纸,是不锈钢!”

  北京展览馆,“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地方展区山西单元展示的“手撕钢”。光明网记者 赵金悦摄/光明图片

  这块光亮如镜的“手撕钢”学名为不锈钢精密箔材,可以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军工核电、精密电子等领域,被誉为“钢铁行业皇冠上的明珠”。

  由于“手撕钢”要求钢质纯净、全流程控制精密,生产难度极大,长期以来被少数国家垄断,我国只得依赖进口,相关产业链的发展始终被高昂成本与漫长交付期抵背扼喉。为了突破“卡脖子”困境,2016年,太钢不锈钢精密带钢有限公司组建了一支创新研发团队,毅然踏上了摘取“皇冠明珠”的艰辛之路。

  15人,平均年龄30岁,这是一条充满青年力量的队伍。“真是夜以继日!”回想起最初研发0.02毫米“手撕钢”的日子,公司研发中心主任段浩杰感慨,“因为研发的同时还肩负着生产任务,所以只能白天忙生产,晚上搞研发。”

  175个设备难题、452个工艺难题,这是一条注定困难重重的研发路。轧制是首道工序,也是最核心的工艺技术要点。段浩杰介绍,如果把轧制的过程比作擀面,那轧辊就是擀面杖,擀“手撕钢”需要用到20根轧辊,根据其直径、宽度、锥度、凸度等形成的排列组合,有两万多种。哪种才是最优解?只有试!

  “实操的过程中充满未知,最让人崩溃的就是断带。”段浩杰所说的断带,是钢带轧制过程中被碾压成粉末状的白色钢渣,每次断带不仅意味着辊系的报废,更需要钻进40厘米高的空间里、耗费4个小时清理粘在油里的钢渣。

  失败的成本是巨大的,但重来的决心更强劲。711次的失败带来的是711次的经验,会议室白板上密密麻麻罗列出的问题,终于在2018年找到了答案。最终,随着宽幅600毫米以上的、厚度0.02毫米的“手撕钢”实现稳定轧制,太钢不锈钢精密带钢有限公司一举成为全球唯一可以批量生产宽幅软态超薄不锈钢精密带钢的企业。

  2020年8月,“手撕钢”最薄厚度轧制到了0.015毫米,创造了中国制造的全新世界纪录。从0.02毫米到0.015毫米,5微米的跨越背后展现出的是满满的技术自信。谈及短时间内攻关的秘诀,段浩杰自豪地说:“在前期自主研发0.02毫米‘手撕钢’的过程中,我们已经通过大量的经验和数据总结出一套自己的工艺,从摸着石头过河到自己蹚出一条新路,自然是越走越快!”

  “现在,我们已经走入了行业的无人区,这条路怎么走好,只能靠自己。未来我们要做的,就是自主研发更多高精尖产品,更有力地支撑中国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在车间设备的轰鸣中,段浩杰的话语愈显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