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动向来都是市场的“信号灯”,二季度以来,在海外遏制通胀决心高涨背景下,大宗商品价格居高不下的局面正在缓解。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从多家券商和期商处了解到,其对海外遏制通胀预期升温达成共识,认为下半年加息进程还将持续。同时,在需求端不及预期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已迎来拐点,但需要注意的是,原油价格拐点或晚于其他商品。

  下半年海外加息进程仍将持续

  今年以来,地缘政治风险持续外溢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起到一定推动作用,尤其是全球能源和谷物类价格,更是创出历史新高。此外,进入二季度,全球性通胀日益严重。其中,美国5月份CPI大超市场预期,核心CPI处于近40年来高位。

  在此背景下,全球遏制通胀预期不断抬升。6月中旬,美联储宣布加息75个基点,创近28年以来最大加息幅度。此外,基于美联储鹰派表态,市场对其7月份再加息75个基点的预期升高。然而,连续高频率、大幅度的加息也引发市场对未来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

  “受地缘政治因素影响,布伦特原油期价曾一度回升至120美元/桶以上。同时,天气面及逆全球化等因素,也持续影响能源和食品价格。”海通证券分析认为,扰动全球通胀的关键在于能源和食品。5月份,美国能源通胀环比大幅转正至3.9%;食品通胀环比继续上行至1.2%,为1990年以来新高(2020年4月份除外),二者对美国当月CPI环比增长的贡献率超过四成。

  在海外通胀走高背景下,多数机构认同各国遏制通胀的做法和决心,并认为下半年加息进程仍将持续,但也要因商品属性而议。

  中金公司表示,下半年海外加息进程将对通胀产生明显抑制效果,虽然目前全球供给端风险尚未平息,但极端情形出现的概率降低,对大宗商品实物基本面产生的影响边际减弱,这些中长期因素对下半年的市场预期和商品价格走势会产生直接影响。

  “下半年仍有可能进行多次大规模加息,在美国控通胀决心坚定且远期经济衰退预期强烈背景下,大宗商品价格将整体回落,但后期预计仍将承压。”银河期货能化投资研究部研究员童川对《证券日报》记者称。

  南华期货能化分析师刘顺昌对本报记者表示,近期美国公布的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导致市场预期美联储7月份还将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在80%以上。由此可见,美联储货币收紧预期仍将持续,从而对各类资产价格带来压力。

  原油价格拐点或晚于其他商品

  自6月下旬以来,国际油价呈现低位盘整态势,布伦特原油期价在失守110美元/桶后始终未能再次迈上该关口,而WTI原油期价同样在此区间调整。结合多家机构认为大宗商品价格拐点已到的观点,市场对于国际油价能否维持高位盘整产生怀疑。

  “原油价格近期回调,一方面在于美国大幅加息以遏制通胀,市场对于远期需求增长较为悲观,导致大宗商品价格整体回落;另一方面,则是供应端出现变化,例如俄罗斯原油出口在5月份和6月份持续恢复,这将为三季度供应带来额外增量。”童川表示,同时,OPEC成员国将在8月份以后不再受减产计划约束,这些因素均对国际油价产生利空影响。在当前经济衰退预期不变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拐点已经出现,但原油作为终端消费品,其价格拐点或会晚于其他商品。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美欧通胀的影响在二季度开始体现,但实际幅度较温和,此轮原油价格进一步回调主要在于对加息的消化和需求前景不及预期。“当前俄罗斯出口原油维持平稳,而宏观预期变化可能成为影响下半年油价的主要因素。”

  对于近期原油价格回调,刘顺昌认为,除了海外宏观经济增长预计下滑的不利影响外,还与供应端出现边际转弱有关。“目前来看,大宗商品价格现拐点概率正在增大,主要原因是来自海外经济增长放缓,对大宗商品需求端的不利影响,可以确认牛市已终结。对于原油来说,相较其他商品价格表现偏强,但接下来在供应端稳定和需求端预期疲软下,国际油价见顶也将到来。”

  本报记者 王 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