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记者 韩显阳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9日举行的“胜利”组委会会议上指出,正是苏联调查人员收集到的无可辩驳证据,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犯下“危害人类罪”和准备发动细菌战的罪行,“苏军击败(日本)关东军、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让这些(针对苏联的)骇人听闻的阴谋最终没有得逞”。

  “伯力审判:历史教训和当代挑战”论坛举行

  为了纪念1946年至1948年在东京对日本法西斯战犯进行审判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75周年,“伯力审判:历史教训和当代挑战”国际科学实践论坛9月6日—7日在俄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举行。据报道,该论坛得到俄总统补助基金的支持。

  6日的论坛中,与会者出席“伯力审判是现代信息和政治挑战下的历史记忆关键点”“伯力审判文献遗产的科学意义和实际应用”两次全体会议,以及“历史记忆之镜中的伯力审判”档案文件展览、《伯力审判:当代理解》纪录片首映式。次日举行小组讨论会,主题包括二战最后阶段在远东发生的重大事件、伯力审判对为战犯定罪发挥的作用和意义、新解密的有关日本军国主义者行径的档案材料的价值评估,以及保护二战最后阶段历史真相的重要性等。

  普京向与会者强调,从保存历史记忆和防止反人类罪角度来看,“伯力审判:历史教训和当代挑战”国际论坛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1949年针对日本战犯的伯力审判以及在纽伦堡和东京的审判中,对那些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犯下严重反人类罪的人进行了法律、道德和伦理审判。他表示,此次国际论坛的举行表达了俄罗斯对包括禁止使用化学生物武器等严重违反国际法行为的原则立场,“‘哈巴罗夫斯克进程’是朝向禁止此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迈出的第一步,也是重要一步”。

  俄外长拉夫罗夫指出,日军731部队及其他作战部队犯下了在战俘身上进行灭绝人性的试验的罪行,而这些罪行在东京法庭的审判材料中未得到充分体现,作为对东京法庭的最重要补充,伯力审判证实了日军使用生物武器的骇人行为,为世界揭开了日本军国主义的这一可怕内幕。

  在“历史记忆之镜中的伯力审判”档案文件展览上,组委会展出了俄联邦安全局、内务部以及外交政策档案馆收藏的有关此次审判的文件和照片。

  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代理行政长官捷格季亚列夫表示,通过这些档案文件,可以清楚地看到苏联在结束二战中所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希望展品不仅成为远东地区教学科研依据,还能成为全俄学生(了解二战真相)的基础”。俄科学院国家与法律研究所副所长兹维亚金采夫表示,日军二战期间大肆使用细菌武器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些细菌不仅污染了中国的河流,而且还沿着河流进入苏联领土。

  俄卫星通讯社称,人们正是在伯力审判过程中了解到日本军国主义者制定的进攻苏联险恶计划,世界人民也首次得知苏联红军迅速出兵中国东北从而避免了一场预谋中的细菌战。因此,通过讨论伯力审判,可以为理解苏联在二战胜利中发挥的作用创建客观且合理的“工具包”,并保护世界免遭新的致命威胁。

  开启对日追责的“哈巴罗夫斯克进程”

  事实上,早在论坛举行前的8月中旬,俄联邦安全局就解密了一批二战时期的秘密文件,其中包括日军731部队利用活人做细菌武器试验的细节。一份解密档案文件显示,尽管日本与苏联签订的中立条约持续有效,但在二战即将结束的1945年3月,日本仍准备针对苏联发动细菌战。1948年2月,日本关东军从事细菌武器研发的731部队前队员加藤恒则向苏军调查机关招供。根据其证词,日军寻找长期保持结核菌和副伤寒乙杆菌稳定性的办法,“所有结核菌和副伤寒乙杆菌的试验都是由我亲自进行的,目的是将它们作为武器用于对苏联战争”。日本关东军最后一任司令山田乙三在审讯中辩称,没有任何国际文件禁止在活人身上进行细菌武器试验,为此这种行为不构成反人类罪。他甚至还说,通过这些试验确定相关致命微生物的有效性是必要的,针对中国人、朝鲜人、苏联人及其他国家民众的活人试验是合理的。

  俄罗斯侦查委员会副主席费奥多罗夫6日表示,该机构有理由从法律角度重新评估二战期间日军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并已准备好对逃脱罪责的日本战犯提起刑事诉讼。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东部地区第一军事法院方面就此解读称,俄法律允许司法机关对已经死亡的战犯进行审查和判决,远东法院准备重演伯力审判。

  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法院院长杰米多娃表示,俄法律允许给死亡的战犯定罪。她援引俄联邦法律说,即使被告已经死亡,在受害者亲属的坚持下也可执行判决,“首先让调查机关、检察官办公室展开工作,我们法院考虑介入此类案件,最终就某些人的有罪或无罪做出有法律依据的判决”。东部地区第一军事法院院长安德里安科称,伯力审判是公开进行的,还有一些日军731部队的军人是在秘密军事法庭被定罪的,迄今为止尚未解密,“有必要向全世界公开日本军国主义者犯下的可耻罪行”。据悉,俄联邦调查委员会目前正在20多个地区调查一些与二战期间战争罪行相关的刑事案件,其中就包括试验和使用细菌武器的日军731部队。

  俄联邦总检察长克拉斯诺夫9日向普京报告说:“两天前闭幕的国际论坛结果显示,伯力审判是俄国内实践中首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成功适用普遍管辖权原则的案件。我考虑提出实施纽伦堡、东京和哈巴罗夫斯克法庭联合展览项目的可能性,并在博物馆和教育空间系统地开展这项工作,这对于保存历史记忆具有重要意义。”此间观察家指出,俄罗斯希望通过推动“哈巴罗夫斯克进程”将伯力审判确定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法律审判体系的一部分。

  俄各界反击日本狡辩、抵赖

  俄联邦安全局解密日军731部队利用活人做细菌武器试验的档案文件后,日本舆论竭力狡辩、抵赖。《产经新闻》驻莫斯科记者小野田雄一发文称,俄罗斯在“散播日本犯有战争罪”的同时正在历史领域发动一场对日攻势,“有关俄联邦安全局公布的日本准备发动‘细菌战’的档案文件,完全是无稽之谈”。同时,该报认为举行伯力审判的法庭是苏方“单方面设立的非法机构”,称俄联邦安全局公布的有关日本关东军将军、军官的证词“也令人怀疑”。

  俄战略界对此坚决予以批驳,称“必须屏蔽”日本的宣传攻势。俄军事历史学会科学委员会主席科什金在“何人恐惧莫斯科在军事史战线上的反攻”一文中指出,日本这家中央级报纸的行为应该引起注意,“由俄主管部门决定,是否应当吊销该报纸记者的常驻资格”。他说,《产经新闻》的编辑们此外还不喜欢如下事实:“莫斯科不再容忍诋毁苏联士兵功绩的宣传”,“普京强烈反对欧洲议会于2019年9月通过的与二战爆发80周年有关的决议”以及“俄罗斯2020年通过‘保护历史真相’宪法修正案条款”等。

  与此同时,俄政府高层劝说日本改弦更张。俄联邦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喊话称,如果日本承认二战结果,将会使俄日关系上升到一个高质量的新水平,同时能解决两国间一些敏感问题。

  除俄政府和战略界外,俄罗斯民间也纷纷抗议、调查日本在二战中犯下的罪行。俄罗斯“搜索”运动执行秘书楚纳耶娃8月底宣布,该机构将实施一项“无时效调查”计划以推动“哈巴罗夫斯克进程”。9月8日,俄罗斯公民爱国力量活动家聚集到日本驻俄罗斯大使馆附近,抗议日本军国主义者策划大规模使用细菌武器的战争罪行为。

  (光明日报莫斯科9月15日电)